雅瑞小說網 > 女频言情 > 嫡女重生皇上的小嬌嬌殺瘋了時安夏岑鳶 > 第286章 我只熱愛時安夏一個人

第286章 我只熱愛時安夏一個人

時安夏嘆了口氣,從常五手里接過帕子遞給父親,“祖母走了,我原不該再說她的不好。但您被養成這樣,她的責任最大。您也別怪哥哥想不起您這號人來,畢竟在他最需要您的時候,您也想不起他。”

“別說了!”時成軒心里一陣一陣揪著疼。

時安夏閉了嘴,只坐在一旁,沉默著。

時成軒好半天,才悶悶道,“夏兒,我不想和你母親和離的。”

“嗯,我知道。”時安夏乖巧應著。

知道歸知道,反正和離了。

“你說,我還有沒有可能和你母親……”

時安夏抬眸悠悠道,“父親,祖母都走了,您應該長大了。”

時成軒:“……”這死女!就不會說句話安慰一下你老子我嘛!

時安夏不欲多言,站起身,吩咐常五,“你好生照看著,有什么事兒來海棠院報一聲。同安醫館的大夫一會兒就到了。”

常五應下,待時安夏走了,才道,“二爺,您瞧,小的都說了,安夏姑娘心里有您。您還不信。”

時成軒更加郁悶,“她心里有我!她有心扎我!還說什么遲來的深情比草賤,有這么跟父親說話的嗎?”

“安夏姑娘本就是刀子嘴,豆腐心。二爺,您以前沒在乎過她,她現在還能想著請大夫給您看傷,已經很好了。您想想,她才兩歲就被溫姨娘拐賣了……”

“行了行了行了!又提這糟心窩子的事兒!煩死了!”

時安夏走出老遠,都還聽到時成軒在鬧“煩死了”。

北茴輕輕笑了一下,“其實我聽著二爺剛才哭得情真意切,是真想‘以吾之名’為姑娘證一證的。”

時安夏平靜不起微瀾,“有沒有可能,這算是個露臉的機會。皇上都來了,他沒到場,多可惜。可不得情真意切么?”

北茴:“……”

還得是姑娘冷靜啊。換了她,早就跟爹抱頭痛哭了。

唉,心疼姑娘,小小年紀看得這般通透,不知是傷了多少回心才硬了心腸。

她轉個話題,喜滋滋,“這回姑爺厲害了,請了黃老夫子牽頭,帶動這么多人保護姑娘。”

時安夏假裝嗔怒橫了北茴一眼,“還沒成親呢,姑什么爺!”

北茴不怕姑娘,便是笑,“遲早的事兒。奴婢現在對姑爺特別滿意。他能護著姑娘,奴婢就高興。他今日膽兒真大,為給姑娘做臉,還求皇上賜婚。這樣的姑爺打著燈籠都找不著。”

時安夏溫溫笑,“不用打燈籠,他自己會帶著夜寶兒上門。”

“哎喲,姑娘!瞅您傲氣的!”北茴百感交集,“不過我們姑娘是值得他自己上門找來的。今日這出戲唱得是真解氣,以后誰也不敢亂嚼姑娘的舌根。”

時安夏只是笑笑,沒再答話。

凡事都有兩面性。

今日的場面,看著是她風光了,體面了,被萬千學子官員有頭有臉的人護著了。甚至明德帝還揚言“凡散布關于海晏郡主謠言者,一律處以極刑”。

可她是曾經坐在上位的人,深知詭譎復雜的帝王心理。

當一個人的影響力和號召力過大,對于皇權來說,其實并不是件好事。

今日看似一邊倒為正義狂歡,但若是明德帝的心思想偏一丁點,就成了她時安夏懸在腦袋上的一把利劍。

可時安夏又隱隱覺得,以岑鳶成熟的心智,斷不會犯這樣的錯誤。

倒真有一種考驗明德帝的意味!

他到底要做什么?

御書房。

明德帝屏退所有人,只留了岑鳶在跟前。

窗外剛下過滂沱大雨,云又厚又低,壓得整個房間黑沉沉。

明德帝凝了眉眼,聲音微沉,“好你個賣炭翁,膽子不小!”

岑鳶負手而立,未行跪禮,“膽子太小,豈非讓皇上您失望?”

兩人的視線碰撞在一起,火光四濺,誰都不肯將目光移開半分。

明德帝道,“可知你在挑釁皇權?”

岑鳶道,“我無意挑釁皇權,我調東羽衛和西影衛,只是為了幫皇上您辦事兒。”

明德帝冷笑一聲,“你要不要解釋解釋,如何能這么準確找到龍江?”

找到馬楚翼,調動東羽衛,明德帝不吃驚。馬家兄弟本來就常混在云起書院里。

可岑鳶能準確找到西影衛的影衛長龍江,就讓他駭然之至了。

要知,龍江可是他的西影衛。

所謂“影衛”,那肯定是來無影去無蹤的,根本無固定居所。除了他這個皇帝,其余所有人都找不到龍江。

除非龍江自己出現。

可就在昨日,龍江身上莫名出現了一封信。信的落款是賣炭翁,內容是要求他出動西影衛抓造謠者。

找到龍江就很不容易了,要不知不覺把信放到龍江身上還不讓他察覺,這得多逆天?

岑鳶只輕描淡寫道,“找龍江不難,因為你的西影衛至少有三個都是我的人。”

明德帝:“!!!”整個人都要不好了!

要不要聽聽這狂妄的后生在說什么?

他一國皇帝的西影衛,至少有三個都是……真就無與倫比的心碎。

怪不得!

怪不得!

那就解釋得通,為什么他御書房的案臺上,隨時都放著賣炭翁的信。

明德帝臉色十分難看,“也就是說,從三年前,你就開始在朕身邊放人了?”

“是!”岑鳶沒有半點含糊。

明德帝都已經找不到話來繼續問了。

衛皇司是原本就有的護衛京城的部門。東羽衛是明德帝登基后成立專門應付突發事件的護衛部門,平時也協助查一些大案要案。

唯有西影衛是三年前才成立,總共只有十二個人。全部人員名單未造冊。

除非他們穿上西影衛的服裝,否則誰也不知那是西影衛。

包括龍江在內,僅僅十二個人!這是明德帝高枕無憂的倚仗啊,現在告訴他,有三個人都是岑鳶的人。

“給朕一個理由!”明德帝自己都沒發現自己的聲音發顫。

倒是岑鳶比他更從容,“因為,我要保你不死!護你活得長長久久。”

明德帝:“!!!”

就,氣焰莫名熄滅了。

他本來對賣炭翁就沒有敵意,只是惱火對方在他皇宮里來去無蹤。

作為一個皇帝,感覺特別窩囊。

可若是這個理由:“我要保你不死,護你活得長長久久。”他還真不好說出點什么來。

明德帝現在更多的是好奇,“為什么?你也是因為熱愛北翼,所以才要護我?”

岑鳶沉默了一瞬,然后淡淡漾開一抹溫柔笑意,“我不熱愛北翼,我只熱愛時安夏一個人。所以,皇上,請給我指婚吧。”

明德帝:“!!!”